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沙龙 > 中国编剧的“杯具”人生

中国编剧的“杯具”人生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1年02月15日 14:05 中国网

字号:

中国编剧的“杯具”人生
中国编剧的“杯具”人生

年春晚语言类节目全线溃败,人们的期望之高和失望之巨,恐怕主因是原创剧本不给力。放眼望去,我们看到了小沈阳一夜成名身价千万,但好剧本的作者却鲜为人知甚至被忽略掩盖的无情现实。明星身价一年翻上好几番,为文艺作品 提供活水之源的剧作者的价值却远未正常体现。在内容为王的王道面前,中国 编剧要发挥知识产权的价值,恐怕还要走过一段“杯具”人生。

小品编剧

数月心血才拿几千元

郭德纲一段相声《我要上春晚》,活灵活现地再现了演艺圈“打破脑袋钻春晚”的现状。明星通过春晚的舞台一夜成名的例子比比皆是,然而一部作品真正的创意书写者、节目作品编剧、音乐词曲作者们的身影却被深深埋藏,不为人所知。

“小品演员 都是大腕,但小品编剧却没几个人知道!”影视编剧汪海林曾经帮春晚的小品做过策划,深入接触过春晚节目创作的他深刻了解春晚节目,尤其是语言类节目剧本创作的真实现状。“小品剧本通常只有几千字,能拿几万元就是相当高的报酬了。从单字报酬来看,这是笔很高的收入,但是从创意价值来看,这些钱还远远无法与编剧付出的努力形成正比。”汪海林说,一个小品成功固然很依赖演员的功底,但是创意却更为重要。由于春晚的节目审查极为严格,经常要十易其稿,剧作者要消耗大量的时间、物质以及精力。

“一个剧本稿费可能就几千元,但编剧要搭上几个月时间陪练。”汪海林说,最重要一点是,实际上中国的小品没有形成市场,只有春晚一个集中消费的时期,因此国内根本无法积累下大量小品剧本创作的专才。“小品也是一种极特殊的表演形式,需要在极短时间内不断制造笑料包袱,因此需要跟演员很好地磨合,所以目前成功的小品基本都是演员中心制,或者是有经验的演员来共同参与创作。据我所知,写春晚小品出名后的编剧都不是靠这个营生的,都在同时做着影视编剧,因为如果单纯依靠小品创作,根本无法养家糊口。”汪海林无奈解释道。

从2007年开始,编剧徐正超陆续为赵本山创作了小品《策划》、《火炬手》和《不差钱》,2009年起,他出任了赵本山制作的《乡村爱情3》的导演,又推出了自己的小说《闯荡》,目前是本山传媒公司的专职编剧。谈到为赵本山创作春晚小品究竟是编剧的创意多还是赵本山的创意多时,徐正超说:“外界人不了解这个创作过程,不是我们写一个小品让他演,而是我们每年要创作好几个方案,拿给他,让他根据自己的表演风格来挑选,而且他要做很大的调整。”赵本山脑子快、思路奇,往往能把一个故事按四种、五种甚至六种方式讲出来,每种都有不同的效果,编剧在给他写本子的时候能跟上他思路的还真在少数。对于社会上“赵本山江郎才尽”的质疑声,这几年来一直不绝于耳。徐正超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小品这种形式风光不再。本山传媒每年都能收到全国各地专业、业余的作者给赵本山创作的几百个作品。“说实话,有新意的很少,就算有搞笑的‘包袱’,小品这种表演形式的局限性也让包袱的展现有所束缚。”

许多明星挤破头想上春晚所造成的热闹场面,也一度使央视春晚产生了一些“习惯思维”。有报道称,黄宏的虎年小品《两毛钱一脚》灵感来源于马未都的一篇散文,马未都当时公开表示,尽管春晚剧组已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并彩排通过了这一节目,但是自己并没有同意春晚剧组改编自己的作品。“我原来的想法是不要一分钱让他们改编。但和节目改编方有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后,我决定在合约中要求15万元的作品许可使用费,我将悉数捐出。”马未都进一步解释,当时春晚剧组带着合约范本找上门来,但合约上很多关键的条款都是空的。在这种情况下签字,那这合约有什么意义呢?当时他问空格内的“作品许可使用费”金额是多少呢?被告知是1000到2000元,每个人都一样,节目播出后就给。接下来,由于办事人员不知道马未都的身份,交涉中口气更不友好:“我告诉您吧,这节目上不上还不一定呢,签不签随便。”马未都认为,自己是否是个名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该尊重每一位创作者的基本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