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沙龙 > 中国摇滚应该唱响怎样的声音?

中国摇滚应该唱响怎样的声音?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11月25日 10:41 中国网

字号:

“那时的我没有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近日,由一对光着膀子的农民工兄弟在出租屋里唱这首《春天里》的视频迅速红遍网络,点击数以千万计。这嘶哑和苍凉的歌声瞬间传遍大江南北,让各行各业的人群为之热泪盈眶。

这原本是一首由摇滚歌手汪峰演绎的摇滚歌曲,虽然被很多摇滚“范儿”的乐迷传唱,但一直不温不火。然而,也正是这首《春天里》让29岁的刘刚和44岁的王旭瞬间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他们被称为“旭日阳刚”农民工组合,他们没有刺青没有耳洞,更没有歇斯底里的喊叫,仿佛任何摇滚符号都和他们无关,但他们的歌声却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 摇滚。

汪峰随后在上海 8万人的“怒放摇滚”演唱会上,首次偕这对农民工兄弟同台演绎了这首《春天里》,更是震撼了整个摇滚乐坛。

这对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兄弟究竟靠什么唤起这种群体感动,颠覆了整个中国摇滚乐的小众状态?正是因为他们唱响的不仅是一首摇滚音乐,更是一种摇滚精神,他们唱出对自己生存状态落魄、艰辛的担忧,更唱出他们勇于在困境中燃起希望,对梦想和未来的坚持。

这首摇滚歌曲的另类演绎触动着中国摇滚人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让他们在感动中不停地反思和追问:中国摇滚应该唱响什么样的声音?

中国摇滚至今一直没有大的发展,这和它所表达的精神有着必然联系。

西方摇滚乐进入主流之前也以异类形态挣扎过,只不过在自身的自然淘汰中存活下来那部分以成熟文化 形式而获得了应有的位置。而中国摇滚乐内部的一些错误发展导致它仅限于在形式上有所追求。在当今中国摇滚乐坛,从金属到朋克,摇滚似乎仅是一个时髦的面具,文化内涵空洞贫乏,许多所谓摇滚音乐 人单纯注重装束上如何怪异,渲染无厘头的反叛情绪,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就摇滚了,更有人甚至提倡另类非正常人的生活,以此标榜自己摇滚。

的确,摇滚乐多是以反叛的姿态进行文化对抗,但这种反叛应该是自发形成的人类最原始、最真实的。农民工版摇滚乐《春天里》传递的价值正是来自于这种自觉的意识,它反映出社会底层的无奈挣扎,体现了一种为突破阶层固化的反抗精神,它尊重社会现实,是社会最底层人群自发的声音,彻底摆脱了一切约定俗成的文化框架。

恰恰就是这种完全自发与自然的态度,不但让人不会嫌弃他们的粗陋,反而让人找到了摇滚乐的本质,引导听众探索歌者想表达的内在涵义,使他们最终超越原唱者汪峰,引起全社会的共鸣。

可见,每个善良的人都希望能更多的去关注社会底层人群的生存状态。身出披头士的摇滚大师约翰·列侬,把摇滚乐视为表达信仰与挑战主流的方式,他被视为工人阶级的英雄。中国农民工版《春天里》正是在农民工与摇滚乐之间建立起微妙的联系,以一种文艺介入政治的姿态,或者是批评,或者是建设。如果这首摇滚能够唤起全社会共同关注社会底层人群,那么它就实现了这首歌曲的摇滚价值。

以往,我们从罗大佑、崔健、周云蓬以及汪峰的很多音乐作品 中,听到很多反映底层价值诉求的摇滚音乐,但如今大多数摇滚乐队在创作上不求思想内涵,作品中反复出现一些陈词滥调、肤浅庸俗或者干脆让别人听不懂的东西。更有一些摇滚音乐人从装束到行为都与世隔绝、玩世不恭,以为打上摇滚的旗号就与众不同,这样一来不仅失去了摇滚乐本质诉求,更拉开了与大众的距离,又怎能深入人心?

任何一种文化表现形式都必须遵循人类进步的原则,引导人类热爱生活、创造美好生活,摇滚乐若在中国寻求发展,必定要与时代同行,满足中国人的文化需要,不能脱离大众,只有创造出具有深刻的思想性的好作品,才能获得长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