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学城 > 张爱玲《异乡记》讲述异乡如梦(图)

张爱玲《异乡记》讲述异乡如梦(图)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11月05日 16:11 中国网

字号:


《异乡记》手稿(局部)

继去年小说《小团圆》、散文《重访边城》等张爱玲遗作先后面世并引起强烈关注之后,今年首度公开的游记体散文《异乡记》,将又一次掀起张爱玲阅读风潮。据了解,大陆版《异乡记》将于近期出版,本报提前带你一览究竟。

张爱玲曾在50年代初跟挚友邝文美说:“除了少数作品,我自己觉得非写不可(如旅行时写的《异乡记》),其余都是没法才写的。而我真正要写的,总是大多数人不要看的”,又说,“《异乡记》──大惊小怪,冷门,只有你完全懂”。究竟是怎样的一部作品让向来看似旷达爽然的张爱玲如此牵记挂怀,明知“大多数人不要看”,看了也不会“完全懂”,却执拗地“非写不可”?

摆在读者面前的《异乡记》其实是一份笔记残稿,由宋以朗于日前发现并重新整理出版。全文仅3万多字,存13章,至第80页即戛然而止,其余部分下落不明。但正如胡兰成所言“世上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张爱玲的,便皆成为好”,更何况是至今未曾示人的箱底珍藏。

据现存内容推断,《异乡记》或应写于1946年,与《华丽缘》时间约同,且背景几乎完全一致。由此推论,《异乡记》其实就是张爱玲在1946年头由上海赴温州找胡兰成途中所写的札记。彼时,抗战刚结束,胡兰成实为待罪之身,与范秀美避匿至温州。虽实为逃难,但你来我往竟成眷属,在范是为情所迷,喜不自禁,“谁知你这个人,我送朋友送出来了老公”;在胡则是半为利用半为心动。而此时身处上海的张爱玲并不知她心心念念的胡兰成竟化一路惊险为惊艳。于是她不顾战时慌乱,迢迢自上海来探视,“想着你(胡)就在那里,这温州城就像含有宝珠在放光”。二月里到温州,胡当下一惊,“心里即刻不喜,甚至没有感激”,而“夫妻患难相从,千里迢迢特为来看我,此是世人之事,但爱玲也这样,我只觉不宜”。胡兰成对外人介绍张是他妹妹,将她安置在旅馆,却从不在此过夜。最终张爱玲不得不失望地返回上海,“那天船将开时,你回岸上去了,我一人雨中撑伞在船舷边,对着滔滔黄浪,伫立涕泣久之”。

有论者指出张爱玲迥异他人的一处创作特色在于,她特别嗜好对个别主题进行不同文体的不断重写、再三删改,由此呈现出一种“重复、回旋、衍生”的独特美学。若以此观之,这段短短20天的千里寻夫而不得的经历,不啻竟成了她一生痛苦的根源和无法摆脱的拘囿,令身在异乡的她只有通过不断的反刍来安置自己一生都无法安置的情感。如此也就可以理解,为何整本《异乡记》里的山水人情都显得那么荒凉破败,读得人心中沉郁,这里头有多少是现实的素颜白描,又有多少是张爱玲自己的心情反衬呢?若再将《异乡记》与胡兰成《今生今世》里“鹊桥相会”一节连类并观,更别生一种互文的效果,一边是将逃难路演绎成一段情爱途的落难才子,一边则是从世路到情路皆心惊胆颤的痴情才女。

这种心惊胆颤从一开始就显露出来。摸黑起程,“阿妈与闵先生帮着我提了行李,匆匆出门。不料楼梯上电灯总门关掉了,一出去顿时眼前墨黑,三人扶墙摸壁,前呼后应,不怕相失,只怕相撞”;而寒冬清晨五六点钟的蒙蒙亮的天,像个“钢盔”,“这世界像一个疲倦的小兵似的,在钢盔底下盹着了,又冷又不舒服”;挑行李的脚夫让她害怕,一个个“好像新官上任,必须在最短期间刮到一笔钱”,所以尤为“心狠手辣”;火车里望出去,一路的景致永远是那一个样子,“一种窒息的空旷”,简直觉得走投无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