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茶舍 > 中国文艺史诗化进程初见端倪或迎来“大作品”时代

中国文艺史诗化进程初见端倪或迎来“大作品”时代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8月30日 14:38 中国网

字号:

中国文艺史诗化进程已经初见端倪,我们已经可以多少闻到一些“大作品”的气息了。

一日,某位素来忙着赚钱对文学艺术从不感兴趣的商界朋友告诉我,他最近非常喜欢看电视剧《万历首辅张居正》。而且还专门买来历史小说《张居正》拜读。这事让我颇感新奇。几天前,从一本杂志中又看到实力派演员孙淳谈他饰演《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心得。孙淳说,他原来对历史剧没有兴趣,但自从参演了《走向共和》之后,却几乎对历史着了迷。宁夏自治区的区党委书记看罢报告文学《部长与国家》后,建议全区党政干部都来读,而且写出读后感。内地热播的电视剧《三国》在片头上专门打出了“大型史诗巨制”的字样……

从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七七八八的事例中,我隐约地感到:在被种种庸俗、低俗、媚俗丑闻弄得乌七八糟,以至被公众视为混沌一片的文学艺术界,正在生长出一种严肃而健康的力量。联想到近一两年读过的书和看过的电视剧,如描述第四野战军入关作战直到解放海南岛的《枪杆子1949》,如描述华工在北美生存史实的《金山》,如根据后代的艰难探寻并终于还原父辈悲壮历程的电视剧《十三省》(又名《闪亮的军刀》),等等,我的脑海突然像被闪电划开一般,蓦然跳出了一句话:中国的文学艺术开始了自己的史诗化进程!

在世界文化史上,文学艺术的史诗化进程最具典型性的是18、19世纪的法国与俄国。人们通常所说法兰西与俄罗斯的文学曾经构筑成世界近现代的两座高峰,其核心内容就是在这两个国度中有一批文学巨匠用他们的如椽之笔完成了各自民族的文学史诗化进程,从而在世界文学宝库中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文学瑰宝。从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系列到雨果的《九三年》、《悲惨世界》,从果戈理的《塔拉斯·布尔巴》到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都是这一史诗化进程中的杰作与丰碑。与文学的史诗化进程同步、衍生和辐射的当然还有各种艺术门类,如戏剧、美术、音乐等等,并且在这些领域也同样涌现出一些领军式的巨匠。

那么,纵观当今中国文学艺术的发展现状与态势,我们是否可以说,中国也同样到了开启文学艺术史诗化大门的阶段了呢?

几年前,我曾经与梁晓声、刘心武各自在不同场合探讨过一个问题,即中国众多作家为什么对重大的历史或现实题材不感兴趣?梁的回答是“浮躁、急功近利,因为写这种东西要沉下心”。刘的回应是“网络时代,读者阅读习惯变了,没工夫看大部头”。其实,我知道在他们所说的这些尚可成立的原因背后,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选择这种题材的条框禁忌甚多。但是,我依然固持自己的想法,即处于社会大转型的中国终将迎来一个出大作品、出史诗般大作品的历史时期。

现在看来,这个时期已经初见端倪,我们已经可以多少闻到一些“大作品”的气息了。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我们不过分苛求就会看到,中国文坛出现史诗化作品的时机正在成熟,它们的问世也正在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