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茶舍 > 圆明园荷花节游记

圆明园荷花节游记

http://www.chinesecio.com 2010年08月02日 21:04 网络孔子学院

字号:

荷花 圆明园
小荷才露尖尖角

七月的北京,艳阳流火,全城的人都憋闷在钢筋水泥的烤箱里。小编有幸,寻得一处清凉,应好友之邀,参加了2010年的圆明园荷花节。

在圆明园遗迹之旁,深重而古老的历史之上,一年一度的荷花节正当时,吸引了大批的游客。

一行人是从东门进的,穿过遗迹,残垣断壁在热辣的阳光下一如白骨上的伤口般悚目,同去的好友们,心中都是悲苦感怀。但转过身,突然见满湖荷花娇艳挺直的自顾开放,中外游客无不赞叹欣赏。扑面而来是勃发的生命力和不容转睛的娇美,荷花荷叶,几乎盖满了湖面。在这里,完整而毫无保留地绽放的美丽与破败残缺,废墟般的遗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下,视觉上充斥满满有力的碰撞,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呀,废墟上,还隐现有当年的火光,而今眼目下,却是荷塘轻轻浅浅地用粉嫩、青翠把血腥和残酷深埋进了淤泥之中。朵朵荷花,开得热闹,开得欢欣。带着无声的傲然--仿佛任何打击任何伤害任何苦难,都不能命其折毁。或者,只有莲心那藏的深深的极苦,能让尝者品知,那,是一个民族的伤痛。

圆明园往南行,是福海,碧波荡漾,岸边扶柳青石,带着荷香的清风扫过,卷去了身上的燥热和胸中的感伤。和朋友荡舟其上,惬意地眯上双眼,身心放松。古人好雅兴,有诗云:“画船撑入花深处,香泛金卮,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打定主意,我们也要等到被这荷香熏到醉了,再回。

湖面碎金,友人坐上船头放歌一曲,不够尽兴,脱了鞋伸脚踢出片片水花。调皮淘气如返老还童之态没了平日不苟言笑的行状。想起白居易说:“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于是教唆我们的掌舵人驶入藕花深处,不是仗着我们船小,只是因为那汀洲之畔能与荷花好生亲近,实在心生向往。“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池。”那么多的花,从白到粉,从粉到丹,从丹到绛紫,浓浓淡淡,迷了眼乱了心。我们的摄影师架起长枪短炮,快门不停。或者,在所有摄影爱好者心中,这样奢侈的美丽不能留住就是浪费的罪。